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当前位置:首页>文轩>旅友随笔>六月之后我选择离开

六月之后我选择离开

本文来源:原创|作者:寂寞小孩|发布时间:2019-11-2| 发布者:simtar | 阅读次数:351

 
前途的茫然,社会的压抑,在刚出象牙塔的学子们看来都是无声的威压。未来的路,在每一个人的脚下走着,一马平川或者是坎坎坷坷都需要每个人自己来抒写……那些曾经发生的事,犹如还在昨日! 
                           -----题记 。 


窗外。一片寂静,寂静的可怕,我知道那是大雨倾盆的前兆! 
窗内,热闹非凡,电视声,电脑声夹扎着大声叫好声! 
在这样的日子里,我的心情成到了极点,心冷的可怕! 
如果我可以选择,我宁可留在你的身边,而不是象现在远远的离开…… 
在生命开始后的第二十三个六月里,天郁闷的可怕,离别的声音到处都是,眼泪在这个时候已经完全脱离了人们的掌握,在各个角落里零落,而天也好象开眼一样,浠浠呖呖的下着,象极了情人的眼泪。不断送行的人们,抒写着一段又一段的伤感故事,苍郁的校园在微微风细雨下轻轻的在摇摆,好象也在抒写离别的留言! 
在这样的日子里,我的心情实在难以与词语表达,郁闷,茫然交织在一起,磅放间不经意的拨通了那无数次垠绕在心底而始终没有真正去拨的电话号码。 
“喂,请问你找谁?”,优美的声音,如天韵的声音,我怔住了……是她,一定是她,我该怎么说呢?不是不想去打扰她吗,为什么现在我要拨这个电话呢? 
“喂?……请问你找谁?” 
“我……我是晴,你毕业论文完成的如何了?” 
“噢,是你呀,怎么想起来用这打呢,别告诉我你的手机丢了,更怪的是打通了也不说话,我还以为是谁故意打了不说话呢,我们宿舍已经遇到好多次拨通而无人说话的了,呵,要不是刚好今天结束那痛苦的论文心情高兴,我早挂了。我今天终于完成了,你呢?” 
好多次?难道说我曾经有这样拨通而不说话的吗?不会吧,我好像记得我以前没有出现象现在这种特别旁放的心情呀!一定不是我……一定! 
“怎么?又当机了?我记得你的论文比我开始的早呀,而且题材也不太难啊。噢,是不是出现什么问题了?说话啊?……你今天怎么怪怪的呢?” 
“噢,我,我完成了,昨天下午完稿的,今天上午已经通过了导师的最后审查,就等着下周的答辩了。没什么问题了!我……我想……”到嘴的话却又被我硬生生的吞了回去。 
“你一定找我有事,说吧,有什么难事尽管说,我会竭力帮助你的,凭咱们的交情,你还怀疑什么呢?快!再不说,我可生气了啊!” 
“别,别生气,我想……我想 ,噢,我想请你吃晚饭,可以吗?”憋了好久的话终于被我吐出,感觉一阵轻松,但是与之而来的确实异常的紧张,感觉四周的空气好像凝固一样。不是吧,我记得宿舍内的难兄难弟们都已经出去溜达了啊! 
“就这啊,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呢!哈哈,好,呵呵,好,想不到刚完成论文就有人请吃饭,接受!说吧,哪里?几点?”那里隐约传来几声不平之声,还传来悦耳的隐约是“看,就说运气比你们好吧!”的幸灾乐祸的声音,是她在安抚室友们! 
“寻梦圆,6点好吗?” 
“没问题,到时我在南院门口等你如何?” 
“好……好的!” 
“不是吧,我记得晚饭是你请也,为何听起来你反而比我还高兴呢?说,是不是又和你那一帮恶魔兄弟打赌了,或者该说你又从你那帮恶魔室友口袋里掏走了不少的银两是吧?我猜就是以你能否马上邀请我吃晚餐为赌由吧?快从实招来……记着,老规矩,二一添做五!” 
“没有,真的!” 
“噢,难以相信,莫骗我啊,否则我可不客气!还有什么事吗?” 
“没有了,6点种见!” 
“好,不见不散!” 
那一刻我象喝了蜜一般,几乎想立刻拉一个人来分享我的高兴,无奈室友都不在,看看表现在是下午4:23,我不知道接下来该干什么,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她接受我的晚饭邀请了!”,很奇怪的,手和腿都抖了起来。慌乱兴奋中我打开了DN,玩起了我已经玩过至少8次的《新仙剑奇侠传》,这个经典的游戏,已经被我封为整个RPG游戏的巅峰之作,无数次的重复只是想去再重温那一份莫名的感动,自从高中两次很有希望的高考失败后,向来对命运嗤之以鼻的我开始相信宿命,“心比天高,命比纸薄”是我对自己20年生命生活的总结,因此,以“宿命”为主题的新仙剑(该是仙剑一)就自然被我无数次的重复,也知道仙剑二已经取代仙剑一成为目前仙剑迷们的心理寄托,也知道“十年一剑情如梦,再向苍天问仙踪”的仙剑三已经快要上市了,但就是难以忘怀这份经典的宿命,“宽恕”和“轮回”是二代和三代的主题,但我寄望不多,在我们这颓废的一代中,宽恕已经是一个不可能达到的主题,它只能存在于我们的梦中,是梦就终究要醒,醒后的茫然和失落却又加重我们的彷徨。生命只有一次,轮回不可能发生,情感的历变、痛苦的茫然只能加重毁灭,准确的说是自我毁灭,轮回就自然而然成为了连梦都不可能发生的主题,3D化是轩辕系列的失败走向,如今DOMO小组的参与却让我们这些仙剑迷们产生了一种难以名状的恐慌,十年的关注,十年的陷入就要走到终点了吗?无感情投入的网络游戏被人称为单机游戏的终结者,那么3D化是不是该是这终结过程的催化剂呢,画面的过度重视就必然减少了游戏感情的投入,是走向的必然,也是绝望的开始。宁走向自我毁灭也不去改变已经形成的无奈,所以,我拒绝网络游戏! 
DN发出提醒的声音,噢,已经5:30了,甩一甩头,结束这第N次的茫然,换上那件PAKME衣服,对着镜子最后打量了一下自己的形象,在稍显满意中拿起爱机离开宿舍,当然,“毕业生健康证明”这个出入校门的可靠证件也已被我别进口袋。 
这个“非典”的后期两院之间的地带人还是少的可怜,“寻梦圆”里坐着的也只是我们这群将要走向四方的游子,我略微打量并考虑了一下后还是选择了那个幽静的东南角小间,向老板订下并先点了几个凉菜,然后向南院大门走去。 
5:50,准确的到达南院门口,挑了个比较明显的位置开始10分钟的等待,提前10分钟到达预定地点,这是我从高中到现在约会女孩的定规,就我看来,约会前的被等待、情人节的鲜花、生日的庆祝、被求婚是每一个女孩该享有的权利,天经地义该享有的权利,这是男人的必须履行的义务,所以我给自己定下这特别的定规,不管发生什么事情。 
“阿晴,准点18:00,我很及时吧?呵呵……” 
又是那身迷人的服装,小兔兔可爱的在天蓝色的短袖T恤上望着我笑,黑色的牛仔裤覆盖着她那魔鬼般的身材。女人啊,怎么能这么漂亮呢?如果不属于我,这个世界的天空绝对是灰暗的! 
迷人的笑容,迷人的小虎牙,我感觉我仿佛置身在天堂里,身边是天使在微笑。 
“呵呵,准点,及时,不过吗……你太让我惊艳了,我的腿在你的迷人的笑容里挪不动了!” 
“切,才怪,走吧!” 
“这里,如何?满意吗?”看着她,我感觉她在进门那一刹那略微有一丝微楞,然后又自己摇摇头释然了。我的心感觉猛的跳动了一下。 
“还行。哇,好也,都是我爱吃的!”在我拉开的椅子上她一坐下就忙着看看这个,瞅瞅那个,那样子如果我不在旁边的话她一定会迫不及待的迅速消灭饴尽的。 
叫来服务员上了全部的菜和一些饮料后我就开始介绍各个菜名,以及那些菜的原料,到现在我不禁开始感谢我那帮损友们了,要不是他们时不时的敲诈我到这里请他们吃饭,那么在她面前我不会表现的优异——对,用优异这个词最恰当,看她这一会在我的介绍下把那些菜都基本上消灭掉三分之一就是最好的证据。 
一一介绍完毕我也就不再在她面前装绅士了,反正我在她面前从来就没装成功过,就提起筷子和她一起大决战了。 
一顿快速淋漓的厮杀以后,看着那几个盘子和装汤的大碗里面只剩下几块辣椒和姜了,她满足的站起身伸伸腰,一边伸腰一边用手轻抚肚子,叹息着说 
“饱了,太饱了!说吧,叫我来不会是单纯的为我庆祝完成毕业论文吧,你一定有事拜托我。啊,看你一副很慎重的样子,我就坐下来听你说吧,别不好意思。人家说,吃人家嘴短,拿人家手软,我绝对会帮你的!” 
望着她,我平时很溜滑的嘴也变的迟钝起来,心中有万千话语想说,却感觉一丝也吐不出来,好沉重,好沉重。而我所做的只是凝视着她,深深的凝视着她。过了好一会,感觉空气快窒息了,她在我的凝视下大概已经了解到我要表达什么,也凝重起来,想说话却说不出来。 
“幻,我喜欢你,爱你,从我们相识的那一天起,我就爱上了你,可是我却一直埋在心里,怕一出口就会遭到你的拒绝。知道吗,我已经暗恋你三年了,这三年来,你知道吗,我好辛苦,一边和你无话不说,调调侃侃,一边又在将你的样子深深印在心里。快毕业了,我不想再压抑自己了,我必须向你表达,不然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在那几近窒息的气氛中,就一气吐出了我心中所要表达的,但又怕吓着她,所以是长话短说了。说完后,长叹一口气,感觉轻松好多,但马上又沉重起来,向她望去…… 
她那清亮的明眸中,我开始看到的是极度的高兴,但马上又转为黯淡,然后转过脸去,泪水已经滴落。我的心顿时沉到了极点,盯着酒杯茫然不知所思。过了好一会,她才转过脸来,以哑然的嗓音对我说 
“为什么,为什么你到现在才说出来。你好残忍,你知道吗,我一直也在暗恋着你,两年半呀,可是就在半年前我灰心失望转而接受那位一直追求我的同班同学的求爱后,你却说你一直爱着我,我好后悔,好后悔。但是,晚了,一切都晚了……我恨,我好恨,我恨你的胆小……我恨你!!”她提起随身携带的小包,推开门,踉踉跄跄带着泪跑出门去。 
心痛的感觉,为何会这么强烈?生命里多少个日日夜夜都在幻想着一个美丽的爱情故事,但是醒来的世界为何会都走了样?多少年了,爱着,爱着,到头来却发现自己一无所有,伤心的时候总是一个人茫然的看着蓝天的一个地方发呆,爷爷去世时、外公外婆接连去世时,还有时刻想起的从未谋面的奶奶去世时!

2.梦开始的地方 
  十多年了,每一次心伤时我都会一个人静静的扶着树或者栏杆呆望在或近或远的地方失神,这一次也不例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宿舍的,只隐约的知道有人扶着我的肩膀一直扶到宿舍那一方小阳台上,并且搬来一个椅子让我坐下,对我说了一句“慢慢就会过去的”。 
  好想大哭一声,好想大喊一声,但一切都只付诸于茫然远望中,梦碎了,心也在滴血,这破碎的心已不能再承受什么了! 
  这个晚上的我是在行尸走肉,几天后朋友们告诉我的,说我呆望了几个小时然后在几位朋友的拉扶下躺到床上沉沉的入梦了,伴随着阵阵身体的颤抖,还有时不时出现的笑声。他们猜想我在梦中。 
  “大家好!我叫蓝月幻,经济管理系00803班的!”一个长着两颗小虎牙的可爱的女孩出现在两个宿舍的联谊晚餐上,是我们联谊宿舍一个同学的高中同学,没什么事情所以被她同学拉到这里凑数,她也想借机多认识一些人。 
   十月的天空,落日的余晖正好映照在她那光洁的脸蛋上,我的心不由的一阵颤抖,这个女孩在我的心里荡起了一波涟漪,这个寻梦园饭店因为她的到来顿时光芒万丈。为了独占那份美丽,朋友们赶紧拉了一把椅子请女孩坐下并随手把门推上,无巧不巧的正好坐在我旁边,我略微甩了一下发呆的头,转过去介绍了一下我自己“欢迎你光临,美女也,小生李晴这厢有礼了!” 
   “酸死了!”联谊宿舍的五位女孩和我那五位舍友齐说,阿福还不忘踹了我一脚,我大笑着还击了一腿。一年多后舍友蜘蛛告诉我说当时这个叫蓝月幻的美丽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异彩,我没在意! 
    气氛因为女孩的到来而僵了一下,又因为我的表演归于热烈。由于早早预约的缘故,所以人来齐后等了大约一刻钟菜就上来了,五汤十菜,舍友们称之为“五光十色”,也许是我那开场白大家都认为精彩所以一致让我席间照顾蓝月幻。自诩为有第七感觉的我当然当仁不让了,主动的一一介绍起那十五样菜肴了。至今记忆犹新的是我把那个鱼香肉丝叫做“沉鱼落雁”,因为这蓝月幻后来在省城的一家餐馆中闹了一个笑话,当时她听我说省城的餐馆只要稍微上一点规模就有这道菜,所以她点第一道菜就是“沉鱼落雁”,看着服务员茫然的眼神她才想起来看菜单,发现没有,忙向周围看看,指着另一桌人家正在吃的一盘菜说就是那个,服务员告诉她那是鱼香肉丝。因为这,她后来回校还专门找我算帐,我只好“忍痛”让我的钱包变瘪了一些,并解释了我叫那菜名的原因。我是一边想着她出丑的样子一边笑着说的,“你闻有鱼香味吧,说明有鱼的痕迹,没有鱼肉,说明鱼只是沉了一下就又浮上去并溜走了,这肉丝和蒜薹一一搭配成人字形不是一排大雁在向南飞吗?自然是正飞的大雁被人一下子全打落下来到这盘里了,这不就是沉鱼落雁吗,哈哈!”末了我还不忘大笑了几声,她是开始小嘴张着作惊诧状,后来感觉我在笑她就狠狠的拧了我胳膊一下。 
    舍友们听到的笑声也许就是我这中间的几次笑声吧。 

3.回忆的苦乐 
我们自己分析过:我们都不是真正的大学生,但是又比中专生和高中生高一级,和大学预科差不多,只不过人家只上一年或两年,而我们却是三年。所以我们不管到哪都从不自己言明是大学生,人家说我们是大学生,我们就象征性地点点头,只是象征性的,这是我们的悲哀,想当初在高三时我们大部分是佼佼者:蜘蛛来自西北,在他们那地方他完全可以上个不错的本科院校的,结果因为他想的太高而报考的学校没有一个录取他,他还是被调剂到这个学校的;阿勇来自北国,常常冰天雪地的生活,他在这里冬天还冲凉水澡,并且他常说自己喝水都会长胖,的确在校吃的不怎么样,而体重却很快达到80多公斤,让我每次都“咬牙切齿”想生吞他,他那话明显的在讥笑我吃的比他好却一直在65公斤左右徘徊。在他们省他说他闭着眼睛都能上一所一般化本科学校,怎么会被录取到这个学校,还是个专科;小贝和我是一个省的,和这所学校也是一个省的,他崇拜贝克汉姆到了疯狂的阶段,所以他刚来就“命令”我们叫他“小贝”,他也是被调剂到这个学校的,我们常在一起讨论,就凭我们两个的成绩,农大,省城的中医学院、水利学院、理工学院和工学院,哪一个只要报了就没有不能去的,无奈呀,他是心在省外,我却是和蜘蛛一样“心比天高,命比纸薄”;阿福来自南国,是古代生相思红豆的地方,就他一人在专科第一志愿填报了这个学校,没办法,我们说他达到“理想”了,他却时时愤慨的说他瞎了眼了,怎么会把前两批自愿报那么高,而这一批却报这么低,结果被他老爸硬唠叨来了,不然的话他再复习一年就……毕竟他才17岁,他的成绩在他们那也是走个本科没问题的。 
各有各的委曲,但相同点是大部分在高三几次考试都排在学校前列的,而都来到了这所专科学校。我们的失败都是在这年的黑色七月。 
“生活的路谁也说不好会朝向哪个方向前进,我们的故事、我们的际遇也许已经或者正在或者将要被重复,无奈和悲哀在历史长河中从来就没有绝迹过”阅读小说多的斌在我们熟识后的第一个激烈剖心卧谈会上总结性的说了这一段话,不知道他们是怎样想的,反正我是有了一些心理平衡。没办法,我这人总是在做错事或办事失败后只要有人和我有相似相同的情况心情就会马上转好,阿福对我这一套“哲理”嗤之以鼻,他说我只是在证明自己还不单单是这个世界上最笨的人! 
那一夜我清楚的记得我是第二天凌晨四点才有睡意的。第二天就是周六,而且紧接着是七天的国庆长假。 
十一月初开始飘起纷纷扬扬的雪花,第一次离开南国的阿福兴奋的早上四点半就起床到操场上堆雪人以及和一帮同样没见过真正的雪的老乡或者不相识的人打起了雪仗,阿勇说他们真是井里的青蛙没有见过天,值得吗?好好的一个周末连想多睡会都是奢望! 
上午九点多阿福回到宿舍,兴奋的把我们每一个人都骚扰了一遍,我们都说不就是第一次见到雪吗,有这么夸张的表达吗?谁知道阿福随后叫嚷的一句话却让我们每个人都大感意外并且也严重的影响了阿福三年的学习生涯。 
“我从今天开始追她,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我选择了默然,脑海中又浮现出那被余晖映照的光洁的脸蛋。阿勇和斌将阿福堵在门后面开始严刑逼问是哪个女孩及哪系哪班的,至始至终也没有逼问出来。小贝摇摇头出门去购买周五版的《体坛周报》了,“蜘蛛”脸上飘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痛苦,随后他就默默的出门下楼,我知道他准又去网上冲浪了,他平均每天有两个小时都在那个虚拟的世界里,后来我们就叫他“蜘蛛”。

4.  毕业答辩
毕业答辩的日子终于来临了,在我们的心中都把它作为学习生涯的最后一次考试看待。是啊,过了这一关,我们就彻底的告别了十多年的学习生涯,虽然有专升本,可是黑色七月给我们大多数人烙下了失败的印记,没有多少人想再奋斗一次了,何况我们的年龄、我们的心情、我们的精神已不允许我们再继续学习了,踏过这最后的六月我们就走上社会了,工作,赚钱,为还父母十多年的操劳,也是为了他们不再操劳,不再为我们担心,可怜天下父母心,我们又究竟以什么报答他们呢?
阿勇有一天曾经对着远方说:我这一代是没救了,所以还是及早进入社会,工作,挣钱,娶妻生子,培养下一代吧!
这何曾不是我们的想法?
小贝和我是一个指导老师,我们做的是同一课题的论文,只不过我侧重于经济计划和核算,他侧重于技术论证。我们都参加了系里进行的旨在选拔优秀论文结集出版的争优答辩,在这个时候让我们痛心的莫过于系里对各个课题的重视程度了,由于我们的指导老师年纪已经很大了,与其他中青年老师相比失去了晋级提升的优势,所以我们的课题也变得不太重要了,虽然那课题主要是为了处理工业生产中产生的对环境有污染的物质,以还自然以清洁。
导师也明白我们的处境,所以他坚持带病参与旁听我们的答辩,但是,我们对不起老师,对不起学校,在这个时候,我们的所想只是为了早日离开学校,自然离开学校要取得合格的毕业证书,答辩只是象征性的应付。每一个人都是这样,我们在私下里探听系领导、系里老师们的口风,琢磨今年系里对我们毕业设不设“刁难”,甚至于在五月份我们就通过各种渠道收集到了上一届毕业答辩所涉及到的理论知识。
六月十三日,斌的“生日”,因为他弄不清阴历六月十三应该对应于哪一天,我们就直接把他的生日庆祝放在公历六月十三日,呵呵,这是我们逼斌承认的,我们可不想让斌白白的说他的生日在七月份也就是暑假里!
闲话少说,转入正题。
这一天是答辩开始的日子,很不幸,我被定为整个00届毕业生第一个答辩的,这开门第一棒系里极为重视,大小领导包括学校正副校长、党委书记都来了。我顿时放心了,想学校和系里肯定不会抓我这第一个吃螃蟹的,也正因为我心情平稳,所以事后小贝说我的答辩很成功,获得校长的好评。
上午的答辩结束后,我逃脱了小贝的“监视”,正准备跨出校门时却发现其他几个兄弟正守在门口,将我硬是堵了回去,他们都知道我出去是要干什么的,他们让我最起码等到晚上斌的生日宴上,小贝也在这个时候出现了,说我务必要在下午清醒的给他加油鼓掌。
说起来在这个学校里小贝和我是一对最好的朋友了,平时我们总是互相激励,互相刺激,我们都自诩有第七感觉,他的在球门里,我的在美女上,他自夸他能在没声音的乌黑的夜里将球准确的踢进球门里,而我自夸说每到一处,我能第一时间感觉到美女所处的位置和迅速感觉到路过的美女。我经常“讽刺”小贝的踢球技术,小贝也不甘示弱,总是“讽刺”我说我没有游戏天赋,不适合玩电脑游戏。我们的英语四级,计算机二级就是在这样的讽刺中都拿到了证书。
小贝的答辩是下午的最后一个,在他答辩结束后我不小心望了导师一眼,却吃惊的发现老师正掩饰着擦去滴落的泪水,在这个时候我才理解了导师平时的严厉,不禁在心中默默的说:我尊敬的老师,您辛苦了,学生将永远记着您,不管以后的日子顺利与否!同时也发现导师真的老了,他的那一根根白发我想会永远定格在我的心里,我从来没为哪个老师感动过,从来都是老师们最叛逆、最可恨的学生。
太阳落山了,余晖最后一次撒在街道上,我茫然的在小贝和蜘蛛左右夹持着走着,心空空的:什么都没有了,曾经的追求,曾经的迷恋和曾经的自信。

 
5.朋友别哭,我依然是……
斌的生日晚宴在这个晚上其实是斌一人在庆祝,我只是麻木的一杯一杯的喝着,都是啤酒,因为他们怕白酒会伤了我的身体。那涩涩的啤酒,只有在进入喉咙里时才有一点点苦涩的味道,其他都没有了。
这是最后一次为三年的同窗庆祝生日了,所以气氛特别低落,斌切着蛋糕的手不停的颤抖着,他的感伤只因为三年的同窗将要别离了,拿着半杯酒我不禁羡慕起斌来了,羡慕他的空白!小贝,蜘蛛,阿勇,阿福各个执着或空杯或半杯或满杯的酒杯茫然的望着,谁都不想打破这可怕的寂静,直到蛋糕摆放在各自的面前。
“同学们,校园之声广播站现在开始广播,首先让我们聆听一首歌曲,这首歌是北院三号楼603宿舍的五位即将毕业的同学为他们的好室友斌的二十三岁生日而点的。‘斌,三年转瞬而过,岁月在变,不变的是我们永远的祝福,最后一次为你庆祝生日了,前路顺利与否,我们都会祝福你、支持你的!’。同时借这首《朋友别哭》祝愿所有即将踏上征程的师兄师姐们一路顺风!”
“朋友别哭,我一直在你心灵的最深处……”
“各位好,我是刘文斌,大家以后就叫我斌吧,认识你们很高兴,我来自中原黄河之滨,能结识来自于五湖四海的兄弟们真是我们荣幸!很遗憾,我是宿舍中的异类,因为我的高考成绩和平时成绩都是一般化,考到这所学校基本上是我最好的发挥了,所以我对这里的一切都充满着好奇和兴奋。但是没有一个人不想吃后悔药的,我后悔我七年的中学生涯有一半付诸于小说所建立的世界中,我自己初步估算了一下:三四年里我所看过的书差不多有两千多本吧,其中还不包括重复阅读的。但是我的语文成绩却并不很好,几乎每次都在90至120分之间徘徊,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朋友别哭,我依然是你心灵的归宿……”泪眼朦胧中仿佛回到了从前,回到了那初次相聚的地方,理解了斌的空白:是啊,爱书的人大多数注定孤独,因为书的海洋中是不允许两人同舟的,只能独享。孤独、自闭的性格一旦生根就难以改变了,交流的困难是赢不来任何一个女孩的青睐的。
“朋友别哭,我陪你就不孤独……”,红色的灯笼反射来日光灯的光芒,红红的,像少女含羞的脸。那深深刻在心中的红晕在我眼中慢慢放大,放大……
四月在我小时的记忆里一直是一个值得期待的月份,家乡一年一度的庙会就是在这个月初,儿时每年的这个时候都会得到父亲给予的一角、两角或五角纸币,用它可以换来一支粉红色的铅笔,一个能吹成很大很大的气球,一小盒鞭炮和一个很甜很甜的冰棍,还能帮邻居老奶奶购得一顶针线。儿时的我很纯真的想这也许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事了。后来慢慢长大了,那份纯真一点点的被我丢弃,人变的虚伪了,学会了骗人,学会了敷衍,学会了冷漠。
四月十六日是蓝月幻的生日,那天晚上我们两个宿舍在寻梦园为她庆祝生日,不知是什么原因(现在想想应该是两宿舍都想凑成我们两个吧),我又担负起照顾她的美差,但这美差在今晚有些让人吃不消,我必须时不时的代替她喝一些酒。在渐渐变热的气氛中俨然成了我和她都是今晚的小寿星了,我心中象喝了蜜似的,朋友门说我那晚特别有才华,几乎每句话都妙语连珠。九点多蓝月幻到门口灯笼处接了个电话,她妈妈打来庆祝她生日快乐的,临通话结束时我刚好向她望去,发现她脸含红晕笑着说了一句话,眼光依稀是望着我的。那晕红的脸蛋儿夹杂在灯笼反射日光灯的淡淡红光中,不由自主想起“九九女儿红,洒下那份心恸……”的歌,我“醉”了!
那晚最后朋友们都走了,留下我送她回南院。到南院门口时她转过头来望我,眼中依稀是期待,我没有在意,只看像要下雨,对她说“要下雨了,你赶快回宿舍吧!”她跺了跺脚进校门去了。
泪在这时再也止不住的流下来,滴到酒总,喝下时感觉苦苦的、咸咸的。
这个世界上真有后悔药,我宁可倾家荡产!
又一次被舍友们扶回宿舍,睡觉前依稀听到斌像是自责地不断重复着一句话。我想说句什么,但是却由不得自己的沉入无尽的黑暗中。
第二天醒来,对斌想说对不起,但想想都已经是极好的朋友了,再说对不起会伤他的心的,所以只是满含歉意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斌停下正在冲杀的红警游戏也拍了拍我的肩膀,激动之色满脸可见!

 6. 无奈的专科生涯

       六月二十二日夏至,这天整个大三都完成了学习生涯中的最后一次“测验”,余下的是等待毕业证和报到证,以及朋友们最后别离了。这一天晚上其他五位舍友约了联谊宿舍的六位女孩吃了一顿饭,算做最后一次联谊聚会了。
       我在重拾玩了好多次的新仙剑奇侠传,游戏进行到锁妖塔倒月如被击而死时我又一次抑制不住自己的趴在桌子上痛苦的蒙脸而泣。思绪再一次回到过去……
       自那次生日后,蓝月幻变了,再和我在一起时不再微含娇羞了,俨然成了我最铁的死党了,人变得开朗大方起来,和我无话不说,还时不时开我玩笑,心情不好时拉我陪她逛街,心情好时也拉我陪她逛街。其后的一年里,我们几乎逛遍了学校周围的所有大大小小的超市、商场、游乐场所,甚至令我极为尴尬的女人专用物品店。看着心爱的人高兴,愉快,我自然也天天很开心,很高兴。只是唯一不同的是当我们逛街遇到一对对情侣时蓝月幻那美丽的眼睛总会出现一丝淡淡的忧郁,但那丝淡淡忧郁很快就被她甩甩头望着一些饰品店、礼品店故作惊讶地带过。
       心情好时办什么事都顺利!这不,大一下学期学生会竞选,我近乎完美的表现征服了台下的观众和校团委,成为校学生会第一位大一学生担任的宣传部长,这在以前都是例行的由大二学生担任的。当然这次竞选成功也着实让我的钱包大大地瘪了一些,那帮死党们宰人真是狠,拉着联谊宿舍连连宰了我三天,心疼死我了!
       成了学生会干部,自然对学校也越来越了解了。每一次进图书馆执行公务,看到的不是忙碌的查阅资料,充实填补知识的不足,而是热火朝天的聊天,看非专业书。电子阅览室从来都是人满为患的,上网的几乎没有人是为查资料、找学习所需的目的而来的,QQ,江湖,聊天室,联众游戏占了几乎全部。只有一部分人在我看来还可以,他们上网几乎每天都在编辑、修改、装饰、更新网站网页,这里面我认为能学到很多有用的东西的。校园内丝毫没有多少如我在重点大学玩时所见的朗读外语、看专业书吸取知识的求知者,大部分都是一对对在培养和强化感情的情侣。篮球场和足球场从来就不缺人,那份热情,那份精力我自叹弗如,虽然我也比较喜欢篮球和足球。
       阿勇和斌从同学那回校谈及时也深有感慨:专科学校哪里都一样,她永远不是吸取知识的乐土,不是催人上进的地方,只能促使人更加堕落。在这个阶段和时期,没有人能改变这种状况,除非社会上真正达到不以学历取人,不以资格取人,而是以能力、实力取人。大专生不象中专生,年龄不大,学习热情很足,有时间有精力和耐心继续向本科或更高层次奋进,也不象本科生,刚入校就自然而然的成为了天之轿子,未毕业就能考研,既而读博。专科生即使想考研也必须先工作两年才有资格报考,何况大学招收同等学力研究生的数额、专业又不多。试想经过了十多年的学习和黑色七月的打击后,有多少人还有精力和耐心在一边忙碌工作时自学考研呢?这个时代已经发展到不读研就没有出头之日的阶段,专科生的学历注定让专科生从一毕业就不可能如本科生一样得到比较清闲的工作,大都比较辛苦,比较繁忙,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有多少人有时间和精力学书本知识呢?
       前人的经验之谈,师兄师姐们的经验和教训让我们这些专科生逐渐的抛弃了高中时作下的抱负和理想,随着大环境而堕落下来,烟、酒、篮球、足球、游戏……都成为暂时麻醉自己的的工具,爱情在这样的温床里也自然会萌芽,长大,堕落的环境中为麻醉而产生的爱情不可能持续太久的,毕业时为生活和形势所迫大部分的爱情都注定时不欢而散,没有刻骨铭心也没有太多痛苦。相同的只是一代重复着一代的故事,迷茫和失落如梦魇一样永远横亘于每个人的心中,沉淀,再沉淀……
       所以在我心中我不希望所爱的人毕业时因此受到伤害,我希望她能得到幸福,并且永远快乐。所以我努力压抑自己,只在心中默默守护着我的天使,从不向她表达什么。谁曾想这却造成了对她的最大伤害。月儿,今生不乞求你的原谅,只期望他能永远珍惜你,不再让你受到哪怕一点点的伤害!
       其后的几天里,我都是在恍恍惚惚中度过的,只记得参加过班里最后的毕业聚餐和6月29日部分同学走后我们还在学校的同学举行的最后晚餐。
       三个月后在蜘蛛的网络日记本里我才终于忆起那最后的点点滴滴……

 
 7、蜘蛛最后的日记(结束篇)

本站(乐客栈网)声明:
本文来源分为原创和转载两类,凡来源为"原创"的均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来自“乐客栈网(www.lekezhan.com)”,未经允许禁止用于商业目的!非本站首发的原创文章遵从首发站规则;凡来源为"转载"的均为本站从网络上转载,仅供乐友们欣赏阅读,转载文版权归其原作者所有,本站保证不利用其获取商业利益,如原作者反对,本站将予以删除处理!特此声明!
特别推荐
  • 来过,未曾忘记

    夜未央 / 文

    再一次来到乌镇,很多很多曾经留下的足迹似在昨日,曾经的年少轻狂,曾经的爱恋,曾经

  • 相同故事,不同境况,一样的无奈

    simtar / 文

    恍惚之间,感觉几分钟前碰到的事在以前好象发生过一样,脑海中居然隐隐约约有些熟悉的

  • 六月之后我选择离开

    simtar / 文

    前途的茫然,社会的压抑,在刚出象牙塔的学子们看来都是无声的威压。未来的路,在每一

  • 十年,九月

    simtar / 文

    又是九月鹰飞的季节,面对着荒凉的戈壁滩,突然想起十年前的九月,那时满目牡丹绿色,